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yinong1945的博客

刘亦农的博客

 
 
 

日志

 
 

乌鸦和喜鹊的故事  

2008-11-05 19:14:46|  分类: (原创)长久保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鸦和喜鹊的故事 - 刘亦农 - liuyinong1945的博客

 

乌鸦和喜鹊的故事

我在《参考消息》(2008、8、30)上看到这样一篇文章,大意是:美国科学家经长期研究发现,乌鸦恩怨分明,对经常给它们喂食的人亲近、追随。对惊吓、扑捉它们的人则群起攻击。而且少数乌鸦的恩怨可以通过族群传递。乌鸦和他的亲戚们(包括渡鸦、喜鹊和松鸦),它们能够识别对他们来说是好人还是坏人,即具有识别记忆人脸的非凡敏锐的能力,这种能力可以保持数月之久甚至终生。这使我想起《聊斋志异》上的一个爱情故事“竹青”。说一个落榜归来的书生,路上盘缠用尽,因为羞于行乞而饥饿缠身。睡梦中与乌鸦结队,群飞群食,并与一名叫竹青的雌乌鸦结为夫 妻,雅相爱乐,形影相随。一日满兵乘船而过,射弹击中书生,幸好竹青奋力衔去,逃过一劫。这事一下激怒了群鸦,乌友群集,鼓翼扇波,波涛涌起,舟船尽覆。看来,乌鸦的群体报复行为是很激烈的。

      后来,竹青虽然成为“汉江神女”,但仍然与书生情意绵绵、往来不绝,并以侧室之名,为书生生儿育女,相爱终生。这虽然是拟人描述,但仍然使人对乌鸦产生爱怜之情。

      世人对乌鸦多不看好,把它与霉运、死亡相连,这大概是它的长相和叫声使然:浑身乌黑无一点色彩;叫声特别沉闷哀怨,这些都不免使人厌恶。乌鸦种群何时兴起,我不清楚。但我知道,至少在上世纪之初,乌鸦是非常兴旺的。据记载,1900年慈禧逃到西安时,她多次感慨的说:我若有铺天盖地这么多乌鸦做军队,何愁打不败八国联军。他把乌鸦群称乌衣军,可见当时乌鸦之多。我本人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记事起,我所见到的乌鸦也是非常之多,我用遮天蔽日来形容绝不为过,这和慈禧所见大体相同。我记得那时候每到秋冬来临,早晨乌鸦成群结队从南向北从我家飞过,到渭河以北觅食;傍晚从北向南归巢睡眠。我家旁边是赤水河堤,树木高大茂密(现已不存),乌鸦路途中常在这儿休息。那是一个很欢乐的场面,棵棵大树落满了乌鸦,有飞有落,追逐嬉戏,哑哑鸣叫不停。令人快乐!

      那时候乌鸦也常常害人。我们村家家户户种冬小麦,大群的乌鸦落在地里刨麦种吃(那时麦种不拌药),麦子刚一下种,就要人不离地天天赶乌鸦,直到麦出苗。五十年代我随大人就撵了多年老鸦。

      六十年代乌鸦就很少见了,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返乡当农民时,到秦岭北麓修华县桥峪水库,在哪茂密的竹林里还有大群的乌鸦。晚上竹林里黑忽忽的,摇一摇竹竿栖息在竹子上的乌鸦就会掉落下来,在黑暗中乱闯,特别好捕捉。那时我们年轻,还不知道爱鸟护鸟,常常晚上去捉乌鸦,而且一捉一大堆,现在想来实在后悔。此后在我们家乡就再也没有见到乌鸦了。

     几十年之后的2003年春季,我到欧洲跑了十几个国家,在几个城市里居然见到了乌鸦。记不大清楚是在巴黎还是罗马,一次天刚蒙蒙亮我就起床了,推开窗子向外一望,在对面楼上的沿台上,依次排开卧了七八个乌鸦,头尾相连,眼闭头缩,酣然在梦乡中。本文开头说到的美国科学家,即华盛顿大学野生动植物学家约翰·梅尔茨卢夫最近发表文章说:他在校园里捉到七只乌鸦,给它们做上记号并放掉,后来他在校园行走,就有47只乌鸦冲着他大叫并骚扰他。由此我联想到:华盛顿大学校园里的乌鸦还是不少的。

      在我们家乡再也见不到乌鸦了,这至少说明我们在保护鸟类工作上不如人家欧美一些国家。一个国家和一个人一样,有其长必有其短,或者说有其短必有其长。我们说有些政治家之所以愚蠢,就是他们只看到自己的长处,认为自己什么都对,甚么都好,这怎么能行!

      从动物的门类科属来看,乌鸦和喜鹊是同门同宗的,但世人却看好喜鹊,这自然和喜鹊自身的条件相关。喜鹊的身段好叫声好,它的羽毛黑白相间,黑色羽毛上还有荧光似的紫蓝色的光彩,它在鸣叫跳跃时长尾巴上下摆动给人以敏捷轻盈的感觉。它喳喳喳喳的叫声急速而欢快,好像报喜人紧张而高兴的样子。这是人们喜欢喜鹊的原因,但也绝不仅仅如此!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那时主要的劳动力只有两个,一个是在田地里出力干活的男人,它以赶牛犁地为主所以又叫牛郎;另一个在家盘盘腿纺线的女人,她以纺线织布为主又叫织女。牛郎织女支撑了封建社会但却没有恋爱的自由,他们被分隔银河两边。是喜鹊以他们的血肉之躯搭起鹊桥,使牛郎织女得以相见。这才应该是人们喜欢喜鹊的主要原因。

     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家门前有一排杨树。在相邻的两棵树上各有一个喜鹊窝。窝的大小约有一个铁锅那么大,用指头粗的枯树枝搭成。两对喜鹊夫妇在这儿生儿育女,整天飞来飞去,喳喳鸣叫不休,直到小喜鹊起窝飞走。我记得这两个窝喜鹊是用了多年的。那时候喜鹊很多,几乎村村都有喜鹊窝。但喜鹊和乌鸦不同的是,喜鹊不结队、不成群、而且定居。大约也是七十年代之后,在我们家乡也就见不到喜鹊了。

      几十年之后的199211月,我到北京昌平县一个教育管理学院学习,据说这个学院是北大原来准备迁校的新校址,后来房子盖好却未搬迁,人少而树木特别茂密。那一天我们到的很晚,到后就睡觉了。第二天我还在梦乡中,喳喳喳喳的叫声就把我吵醒。这分明是喜鹊的叫声,但我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毕竟几十年没有见到喜鹊了。我轻轻推开窗户,立即看到两只喜鹊在树上跳跃鸣叫,长长的尾巴、黑白相间的羽毛、轻巧敏捷的身体。这太熟悉了,必是喜鹊无疑!后来我在这儿学习,在校园里和校园相邻的山坡上常常都可以看到喜鹊。这是我几十年之后第一次看到喜鹊,以后至今再也没有看到过。

                                 刘亦农2008年11月5日于深圳寓所

          2012年4月6日我们到日本大阪古城,在樱花园见到大批的乌鸦,呀呀鸣叫,群飞群落,气势甚为壮观。和我小时候在我们陕西渭华一带见到的乌鸦群一模一样。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啊(叫声一般样,体型一般大)。沧海桑田啊!特令人感慨啊!!!乌鸦和喜鹊的故事 - 刘亦农 - liuyinong1945的博客

                  我不能近身拍照,有点看不清,遗憾!

乌鸦和喜鹊的故事 - 刘亦农 - liuyinong1945的博客

 

乌鸦和喜鹊的故事 - 刘亦农 - liuyinong1945的博客

 

乌鸦和喜鹊的故事 - 刘亦农 - liuyinong1945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1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