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yinong1945的博客

刘亦农的博客

 
 
 

日志

 
 

“渭南书案”会给执政党带来什么严重的危害?  

2010-09-18 10:41:51|  分类: 转载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渭南书案”会给执政党带来什么严重的危害?

                                          时间:2010-09-09 08:46 作者:亦忱 字号:大 中 小 点击:224次   

          最近,发生在陕西的一起“渭南书案”,非常清晰地将一个带有中国特色的普遍性问题凸显在国人面前:不少地方政府以恣意妄为选择性执法为特征的权力碎片化,正在以不可遏止之势疯狂地蔓延,其导致的灾难性后果,将逐渐蚕食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基层社会的执政道义,乃至最终瓦解掉党在基层社会的执政基础。


  所谓“渭南书案”,指的是一个名为谢朝平的55岁四川籍“北漂”作家,写了一本反映三门峡水利工程所留下的库区移民困苦情状的书籍《大迁徙》,因为在出版过程中所留下的法律瑕疵,而被揭了短的渭南地方当局逮住不放。渭南一帮对谢朝平揭露其移民问题而恼羞成怒的官僚们,听信某个饭桶幕僚的馊主意,竟然以作者谢朝平涉嫌“非法经营”犯罪而将其拘留下狱。


  下面,我们在叙说谢朝平《大迁徙》所讲述的三门峡库区移民历史之前,得回顾一下三门峡水利工程的来历。如今,一个众所周知的历史事实是,上世纪50年代后期由前苏联三流水利专家鼓捣出来的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其从筹划设计阶段起,就一直存在着激烈的争议。早在这个工程的酝酿阶段,中国最著名的水利界科学良心黄万里先生就断言道,这个违背起码水利常识的工程,是“建立在一个错误设计思想基础上的工程,因为它违背了‘水流必须按趋向挟带一定泥沙’的科学原理。三门峡修建拦河高坝,泥沙在水库上游淤积,会使黄河上游的水位逐年增高,把黄河在河南的灾难搬到上游陕西。”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当时有权决策这个工程上马的中国领导人,却被那班水利界巧言佞色的小人们所谓“圣人出而黄河清”的谀辞所惑,极端无知地将黄万里的真知灼见当作噪音加以排除,而轻率地拍脑门决定工程以大跃进的速度上马。据历史记载,1957年4月三门峡水利工程开始动工,到1960年9月建成。可在工程完工的第二年,黄万里的预言即不幸被言中,大坝内圈起的库区在短短的一年之内,就淤积泥沙多达16亿吨,从而,人为地把下游的灾祸搬到了上游。到第三年头上,大坝上游的潼关河床淤高达4.6米,渭水河口则形成拦门沙,从此渭河航运亦被窒息。尤其令人感到痛心的是,自古就是北国粮仓的渭河平原(即“八百里秦川”)地下水位,开始历史性的不可逆上升,土地盐碱化亦无法避免,从而,导致两岸的数百万农民的生计顿成问题。据载,仅仅在三门峡水利工程开始蓄水的第一年,因为潼关以上的渭河大淤,就淹毁良田80万亩,不仅导致一个小城被迫毁弃,而且也历史性地改变了库区百姓中数百万人的命运。从此以后,一批批世世代代安居乐业在“八百里秦川”的农民兄弟,开始挥泪踏上离乡背井的移民之路。


  这起导致川籍作家谢朝平深陷囹圄的书案,就是描绘这一历史场景的报告文学《大迁徙》一书而起。这本书所讲述的内容,就是以一个个被上述三峡水利工程产生的负面影响,如何被永久地改变了家庭和个人命运的库区移民故事。这本书何错之有呢?难道它与中国共产党的立党宗旨有什么不可调和的冲突吗?难道它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原则又有什么抵触吗?不,这本书立足于人民的立场,为共产党正视历史上的决策错误而建言,为日后改善三峡库区的移民困苦而呼吁,它正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应该做的事情。可是,令人十分悲哀的是,谢朝平作为真正的广大移民的代言人,站在共产党的立党立场上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立法原则基础上所做的这一切,竟然被渭南地方当局罗织罪名而构陷入狱了。这真是一个残忍的当代中国滴血的笑话。


  其实,任何稍具法律常识的人都不难看出渭南警方构陷谢朝平的荒唐,究竟到了多么匪夷所思的地步。在此,我实在不想把一个三流律师想说的话题拿来咀嚼。我在此想说的话是,我作为一名有着26年中国共产党党龄的老党员,想提请中国共产党的高层,切实正视渭南书案所发出的危险警讯。我甚至敢负责任作出如下预言:如果党的高层对渭南当局的胡作非为装聋作哑,无所作为,其产生的多米诺效应,将很快瓦解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基层社会的执政道义和执政基础。


  毋庸讳言,自从三门峡水利工程建成之后,一个围绕着库区运营和移民安置事务所产生的利益集团已经形成,其盘根错节自在不争之论。尽管这个“水库不是水库、电站不像电站”的三门峡水利工程已经是个世界水利史上的笑话,但却并不影响这个利益集团在当地坐大。如果这个利益集团具有起码的良知,把主要精力用来改善因这个糟糕的工程而派生出来的诸如移民安置和土地变质等问题,哪怕中央再给他们输送一些利益以改善民生,都是无可厚非的。


  可是这群不具有起码现代法学常识,更不具有最起码施政良知的小官僚们,竟然弃执政党“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的执政理念如敝屣,把一个为苦难的库区移民们请命,且富有正义血性和难得良知作家构陷入狱,以堵住世人叙说当地百姓的苦难,以蒙住执政党高层富有良知的决策者们正视当地糟糕施政记录的眼睛。其公然在天子脚下肆意妄为所展现的境界之可憎,其手段之卑劣,其后果之糟糕,除了当年辽宁西丰县令派出警察抓捕法制日报记者可以相提并论之外,尚没有一个地方政权敢如此胡作非为。如果渭南地方当局这一胆大妄为的制造现代文字狱的劣行不受到党的高层严厉问责,一个可以预见的遭难性后果将在中国的基层社会爆炸性蔓延开来:


  一个合乎逻辑的发展趋势是,今后,任何以片言只语谴责地方当局乱来的中国文人乃至一介网民,都将被那些受到批评或指责的地方当局轻易地罗织出罪名而构陷下狱;中国基层社会将走向一个万马齐喑的官僚们可以恣意妄为的“和谐”社会。对那些个失去了言论监督和谴责的地方官员们而言,他们能听懂的语言,大概也只能是炸药的爆炸声,以及幼儿园里的幼儿们被残杀的哭喊声,自然还有那些穿着制服耀武扬威和坐着专车趾高气扬的公务员们被受害者追杀的嚎叫声了。


  总而言之一句话,渭南书案的处理结局,将从根本上证明,中国的基层社会的公权力碎片化趋势,是不是会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也预示着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基层社会执政掌权的道义基础和施政基础,是不是也将很快荡然无存。


  (2010-9-9)


  延伸阅读:


  1.《“非法经营者”谢朝平和他的“非法出版物”》


  http://new.21ccom.net/articles/rwcq/article_2010090717941_2.html


  2.《黄万里:三门峡水利工程唯一敢提反对意见的人》


  http://yehaw.bokee.com/3590805.html


  3.《圣人出而黄河清,一个国家的科学工作者就为了这句话而丢掉了良知》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251428/
 

来源:

【把文章分享到         新浪微博】 顶一下(15)100.00%踩一下(0)0.00%------分隔线---------------------------- [文章来自共识网:http://www.21ccom.net/articles/gsbh/article_2010090918118.html ]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