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yinong1945的博客

刘亦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渭南瑞泉中学的记忆和遐思  

2011-01-10 15:28:58|  分类: (原创)长久保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渭南瑞泉中学的记忆和遐思

前几天,瑞中的老师和西荣打电话叫了我们高6610多个同学到她家吃时辰包子。同学聚会,不免要说到40多年前的学校时代的生活,我问樊老师:“1987年三秦出版社出的《渭南县志》对瑞中的创办只有一句话:(民国)二十八年(1939),国民党省政府教育厅在老城西关马王庙乐育小学校址(现渭南地区行署)内建立省立瑞泉中学,第二年迁入老城内(该校现址)。这和老师给我们讲的有出入啊。”樊老师笑了笑说:“这明显有误,乐育小学先设初中班这是事实,但后来学生渐多,因为日本飞机常来西安、渭南一带轰炸,初中班遂迁移至六姑泉。那儿是塬坡地带且树林茂密,学生较为安全。六姑泉又名瑞泉和瑞泉瀑布,初中班即定名为瑞泉中学。与此同时,渭南县政府决定:把当时的县国民体育场(瑞中现址)划拨给瑞中,并聘请渭南人、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归国人士李文白为瑞中第一任校长,开始先负责在全县一些乡镇拆庙,把拆下来的砖瓦木料运到体育场建校。这就是瑞中有名的拆庙建校的典故,大约有12个教室建成后,瑞中才由六姑泉迁回现址。这前后约有二、三年时间。瑞中前几届学生还有人健在,亦可了解。”我说:“我影影忽忽记得,不知什么时候我在瑞中见过一张照片,是瑞中的老大门,门前挂有陕西瑞泉中学的招牌,据说这个招牌是于右任题写的,不知是否确实?”樊老师说:“确有其事,据说于右任作为中央大员一次回陕西时途经渭南,地方官员和学生曾去东关小学迎接,瑞泉中学的门牌就是这次题写的。但具体经过还有待进一步了解。”(图)

           

关于渭南瑞泉中学的记忆和遐思 - 刘亦农 - liuyinong1945的博客
       上图《渭南私立杜桥小学校》是于右任先生题写的校牌。29年是民国29年(1940),右任即于右任,“陕西省瑞泉中学”的题字大概也是这一时期题写的,好像没有保存下来,甚为遗憾!

  吃过饭后,我们到瑞中校园游玩。平心而论,校园是崭新的,高楼大厦是堂皇的,但转来转去,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似乎没有我们想看到的东西。照相的时候我才想到:啊!我的母校的痕迹在哪里?当年校园的风景在哪里?可以说:整个校园,我们能认得的就只有三棵柏树和一棵毛白杨了!据说:这几棵树是瑞中创办时栽下的,有70多年的历史了。但浅薄的校长在盖大楼时却要挖掉这些树,谁知正在挖树时,气愤的老教师们群体前来阻挡,近10棵柏树才保留下来这三棵。1020年之后再有人来挖这几棵,可能连阻挡的人都没有了。这使我想起植树将军冯玉祥说过的话:“谁砍我的树,我砍谁的头。”(可参阅我的博文《我国今古名人植树的故事》)。这个校长的头不能砍,但砍树的恶名肯定留下了。

  

关于渭南瑞泉中学的记忆和遐思 - 刘亦农 - liuyinong1945的博客

 我们这些瑞泉中学40多年前的学生,在老师家吃时辰包子。

我们现在倡导低碳生活,低碳生活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植树造林,吸碳放氧,改善环境。“校园园林化培植更有树木与树人继长增高之深意。”像瑞中这样的老学校,校园中没有几棵大树古树,这是令学校蒙羞的事。武汉大学樱花树树大林密花茂,成为全国大学校园一景,这是几代人呵护的结果啊!

 

关于渭南瑞泉中学的记忆和遐思 - 刘亦农 - liuyinong1945的博客

吃完饭后我们到瑞中校园游玩。

关于渭南瑞泉中学的记忆和遐思 - 刘亦农 - liuyinong1945的博客

 整个校园,我们只认得这几棵树了!

关于渭南瑞泉中学的记忆和遐思 - 刘亦农 - liuyinong1945的博客

 整个校园,我们只认得这几棵树了!

1962年我由赤水中学考入瑞中,当时有一个特别深的印象是:瑞中教师的水平特高,个个知识渊博,上课旁征博引,特吸引人!对学生也特别负责任。据说当时渭南师院停办,副教授以上可以回西安,其余教师就地消化,瑞中这几年就进了许多好教师。给我们班代课的语文、数学、化学等教师,我记得都有讲师职称。我当时的作文,每次老师都批得密密麻麻,文后的批语,少则半页,多则一页甚至两页,老师好像给学生有说不完的话。后来我当教师每每给学生批作业想偷懒时,想起这些老教师我就脸红。

一个学校好像一棵大树,没有一流教师根植于下,就不会有一流学生叶荣花繁于上。这对于搞教育的人来说是常识。2007年咸中校庆时,我受华县政协之托撰写《百年咸林----历史的丰碑》一文时(此文载百年咸林一书),知道咸中因行政官员的插手给咸中进了不少的庸师,对此在文中专门提及并作了批评。后来听说瑞中也有调进庸师和优秀教师纷纷调离的情况,我很感慨:难道我们真的逃不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轮回吗?历史学家罗克齐有句名言:“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此话我的理解是:不记取历史教训,一切历史都可能重演!

一个台湾的国民党员说:他唱孙中山纪念歌,每唱到“莫散了团体,休灰了志气”时,他就想哭,他说:国民党就是几几乎散了团体,灰了志气。否则,何以丧失政权,何以被民进党战胜!我想:我们都是瑞泉人,我们也绝不能散了团体,灰了志气。振兴瑞泉,我们有责啊!

 

关于渭南瑞泉中学的记忆和遐思 - 刘亦农 - liuyinong1945的博客

                    瑞泉中学大门口的我是瑞泉人的石刻

 

 

  评论这张
 
阅读(1527)|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