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yinong1945的博客

刘亦农的博客

 
 
 

日志

 
 

我一生一世的挚友陈鸿谦  

2012-11-30 12:04:37|  分类: (原创)长久保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生一世的挚友陈鸿谦

1962年我由渭南赤水中学初中毕业,考入瑞泉中学高65级1班学习。那时全国人都在挨饿,我背馍(贫寒学生带馍馍上学)勉强上了一年学。因家庭实在困难和要盖房子而休学(我家原住草房快要倒塌),1963年秋到1964年暑假我回农村劳动一年。那时我才17-8岁,到生产队干活就担170-80斤的担子,扛200斤重的粮食麻袋,拉1000斤重的架子车(平板车)。说来也许现在的年轻人不相信,这么繁重的劳动,不仅没有累垮我的身体,而且却使我越来越强壮。1963年秋季我刚回农村的时候,因休学我万分痛苦,那年秋雨特多,我满脑子都是“秋风秋雨愁煞人,寒宵独坐心如捣。”的苦情。可是后来在我和乡亲们的共同劳动中,我的情绪逐渐好起来。我感到:劳动不仅改变世界,而且可以改变每一个人。所以我一生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不爱劳动而游手好闲的人!1964年秋季开学时我返回瑞中,因要留一级而到高66级1班学习。在这里,我认识了我一生一世的挚友陈鸿谦。

            (一)

     当时鸿谦在我们班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学生。他是山东人,解放初,他的父亲与村里人合伙来到陕西渭南城城西釉盆,做生意,后来又把他们全家迁来渭南。三年困难时期父母和弟妹被下放回山东老家,那时鸿谦在瑞泉中学上学,为了不影响他的学业就把他一人留在陕西。鸿谦的父母回山东后,由于贫穷和子女多,无力给鸿谦寄钱寄衣物使鸿谦生活陷入了困境,吃住在校,无依无靠,形同孤儿。虽然作为贫寒学生每月8元学金难以温饱。当时最大的威胁便是饥饿----一天不到一斤主食而无任何付食补贴,对于一个18-9岁的、正在长身体的高中学生根本不够吃。那时不少同学都在帮鸿谦苦度难关,有的有时给他一个馍馍,有的给他几张饭票,也有送他衣物的等等。我那时也处于半饥饿状态,自顾不暇,对鸿谦我似乎没有什么帮助,但我们的关系处的很好。

     鸿谦在班上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一是足球踢的很好,我们班上足球队的队长,常带队比赛。我也是球队成员之一,作为一个农村娃,穿着短裤在操场驰骋,在校园奔走,我觉得特精神、特骄傲。鸿谦的球艺出众,我敬佩他。二是鸿谦三弦弹得很好,可上舞台。后来,鸿谦担任我们班的团支部书记,他待人特别厚道、诚恳、热心,善于做思想工作, 同学们都愿意接近他,所以我们班团结极好。 直到半个世纪后的今天, 大部分同学还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常联系、常聚会、常相互帮助、常旅游、常爬山......亲如一家啊。  我们高66级1班几年有个聚会,我写了小记,特录于后。《潼关旅游聚会小记》:“公元1998年5月8日,我们从渭南乘火车和汽车分两路同时到达潼关,晚欢宴于电力宾馆。9日早我们一行12人过黄河、到山西省,游芮城永乐宫,翻过中条山又游解州关帝庙、永济市普救寺......。爱情圣地的洗礼使大家焕发了青春,一路欢歌笑语。晚舞会,会后女同学拉家常到凌晨五点。10日又游黄河水上乐园,飞驰而惊险的快艇又把大家的情绪推向高潮。宠辱皆忘,恩怨全抛,唯有几十年的友谊在升华、结晶。后在门泊大小船艇的黄河餐馆会餐了著名的鲶鱼汤,3时40分在老潼关(港口)登火车返回渭南。”2006年,我们成立了66.1班同学会,鸿谦、转叶、西荣、秋敏他(她)跑两塬,去渭北,到华县,千方百计地联系到了每个同学,并把每个同学的通信地址和电话号码打印出来发给大家。近年来,由于退休大家的聚会旅游爬山等等活动更频繁了。每年不下78次,我博客上有许多博文照片记述,亦为证。

      说远了,再回到我们的高中生活。上世纪60年代能上高中的学生是同龄人中的极少数。渭南县60多万人我们那一级全县高中学生才400多人。所以大家都抱着要上大学的希望拼命学习----每个学生的大脑每天都在高速运转,连走路都在思考问题,似乎栽倒了都不知道爬起来,每个同学的刻苦学习都到了折磨自己的程度。

日月如梭,昼夜更迭,时间运行到1966年6月17日,正当我们高66级学生闭门掩耳苦读备考的时候,离7月1日高考还有13天,中央人民广播电台17日却突然播发了一条震动全国的新闻:高考推迟进行,学生一律参加文化大革命!我们被震醒后才知道:文化大革命已如干柴烈火般在全国猛烈燃烧起来了,可以说没有地方能摆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了。

     高考推迟,后来干脆废除,对领导可能是一念之差。但这不仅误了几代人,而且也误了国家民族几十年。这真是帝王之怒,血流成河啊!所以“总统一定要关在笼子里,握有重权的人一定要关在笼子里!”

                (二)

     1966年6月17日以后,我们放下手中的书本参加文化大革命:所谓革命就是破四旧、揪斗走资派、抄家、串联、步行串联、建立革命组织、分派、文斗、武斗----两派打起来、两派联合……,经历过的人都是印象深刻的。这样一直到1967年秋季,我们瑞泉中学的两派也闹得很厉害。那时,鸿谦和我不是一派,他是少数派。有一天晚上,我们这一派怕他们把社会上的人引进来就派人把他们赶出了学校。鸿谦只好和几个同学去了毕家村,后来又去了塬上同学家。我知道这件事后心里很不安。有一天我在街上碰见他,问他住在哪里,他说在农村打游击。我知道,当时社会上两派的打斗已很厉害了,鸿谦在学校也没法住,我对他说:回我们赤水老家住行不行?他说行,于是我们一起回到了赤水。那时我们家娃娃特多,住房有点紧。好在我父亲看管赤水河堤,河堤房可住许多人。我父亲和鸿谦以及我弟弟几个人就住在那里。当我父亲知道鸿谦是山东人,和我们是山东老乡又是我要好的同学,因动乱到我家,所以我们全家对鸿谦特别亲。这样一直到第二年(1968年)春暖花开,鸿谦在我们生产队参加劳动,生产队在各家各户派饭,因为他特能吃苦,干得非常出色,我们村左邻右舍没有不夸奖鸿谦的。夏收之后学校搞两派联合,鸿谦才离开我家回到学校。此后,鸿谦不仅和我亲如兄弟,而且也和我们家庭,和我们村的乡亲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近年来,鸿谦多次给我父母上坟扫墓,他说:老人对我有恩啊! 

     大约在1968年4月中旬,那时因文革动乱,许多地方交通中断,农民买不到煤烧,只好成群结队进山打柴。我们村许多家也面临无柴烧的困境,我和鸿谦、刘跟录以及我156岁的弟弟刘专有商量决定,也随大家拉架子车进山打柴。我们四人晚上饱餐一顿由赤水出发,一夜走了670里走到柳枝和罗敷之间,在一个麦场里睡了两三个小时,到罗敷后沿敷水河进山,两个人拉一辆空架子车上坡,每个人都是大汗淋漓。大约又走了十几里山路,到7公里还是8公里处我已记不清了(路边有里程碑)。我们把架子车放在河边,用三块石头支起铁锅做稀饭吃干粮,然后上山砍。山上无路,坡陡地滑,特别是背柴下山的时候,稍不留意即有滚坡滚下山的危险!滚坡是极可怕的事,轻则重伤,重则丧命。我们在哪里打了三天柴,几乎每天都可以听到惊慌的呼喊,说是有人滚坡了!我大弟为此受到惊吓,回到家里,有一个多星期每夜都在哭喊声中惊醒,成为家人极为痛心的事情。40多年后我重提此事,就是想说:国家动乱,受苦的是百姓啊!

                  (三)

      1968年12月,文革中高初中(老)三届学生一律下乡或回乡,城里的知青下乡插队,鸿谦算是城里的知青,他们一行七人插队到渭南县辛市公社太张大队柳树庙生产队。我是农村娃,我回了家乡。虽然我俩分隔两地,各自奔忙,但一直没有中断通信。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值得一提:在中学我有一个女同学叫姜端珍,温柔漂亮。她父亲是民主人士、渭南县老县长。姜端珍和我们赤水一个叫赵桃生的同学谈恋爱多年,后受到男方家庭的阻挠而中断。她插队后和一青年农民结婚,生有一女孩。一次她爱人下水游泳而被急流冲走,姜端珍下水去救,亦被淹,后双双溺亡。这件事先传出来是知青下水救人牺牲,后来传到我们华县成了陈鸿谦下水救人牺牲,说得活灵活现。我想:这事是鸿谦干的完全有可能。鸿谦曾在水库救过人,他是游泳能手,我们在沋河水库游泳时,鸿谦在沋河水库从东边下水,向西向东可以游几个来回。而且 鸿谦是有名的热心肠人,见义勇为的事他必然会抢先的。想到这里我一下紧张起来,急忙向鸿谦所在的公社、大队以及鸿谦本人,连发三封信询问此事。那时鸿谦已当了大队书记,他接到信后因为忙,就让他爱人群英亲自到赤水我家,告诉我鸿谦一切都好,我才放下心来。后来我还知道了:我们赤水那个叫赵桃生的同学听到姜端珍牺牲的消息后,专程到渭北去给姜端珍上坟祭奠。并找到姜的婆母家,对姜的公公婆婆说:姜端珍是我要好的同学,她们夫妇二人不在了,我想替她抚养女儿,也替你们二老分担一点责任。桃生虽被谢绝了,但他和端珍终成了我们同学中流传的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四)

      鸿谦在柳树庙生产队插队后,找了本村一个叫群英的农村姑娘谈对象、后来结婚、划庄基、盖房、生了女儿、先当生产队长、再当大队书记,他下决心在此常干了,终生落户了。

毛主席说中国工人阶级特别能战斗。这是因为工人在最底层,最苦也最能吃苦,所以特别能战斗。这个意思用在鸿谦身上也恰如其分---青少年的贫困锤炼了他,所以,能吃大苦耐大劳是鸿谦最大的特点。他就是当农民也要当最出色的农民!正因为他出色,1972年被选为共青团 渭南县委常委,1973年参加渭南地区团代会,被选拔为团地委副书记,1974年调入团地委工作。1975年地委号召机关干部下基层支援农业,他又主动要求回到了太夫张大队,担任大队支书兼辛市公社党委副书记,1976年作为先进知青代表出席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在会上,鸿谦受到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等中央领导两次接见(分别为会议代表和先进知青代表)并合影留念。1978年回到团地委,1983年调到渭南县孝义乡担任乡党委书记,后来鸿谦又到省党校学习两年,之后于1986年到潼关县任县委副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近二十年,2005年调回渭南市审计局任调研员,直到退休。政界我不熟悉,且对其内部的争斗多无深刻了解,故此文本不想多涉及鸿谦在潼关的工作了。可是,我的学生和同事在潼关的比较多,我知道潼关的老百姓对鸿谦的评价极高,所以在此多说两句吧:潼关县许多人把陈鸿谦叫陈天。也有人说他是农民书记,因为他亲民,常到农民中去,有许多农民朋友。鸿谦在潼关近20年,其中包括潼关黄金生产最兴旺的时期,许多人在潼关发了财,包括一些干部,但鸿谦没有!我敢这样讲,是因为退休后鸿谦多次为钱发愁的事我是知道的很详细的。鸿谦是一个清廉的非常能干的领导,这是无疑的。2002年潼关的书记、县长同时调离,市委领导找他谈话,希望他在潼关再坚持两年,以稳定住潼关的大局。2005年离开潼关时,潼关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在县人代会上以全体人民代表名义赠送他“人民的好公仆”大幅绣匾,窑上村几百人敲锣打鼓来到县上聘请他为窑上村荣誉村民,多感动人啊。不少人认为鸿谦干了30多年的县处级,没升上去,吃大亏了。我觉得鸿谦把大好年华献给了潼关,赢得了组织的认可和百姓的爱戴拥护,这比什么都珍贵。我为我有这样的挚友而骄傲。

                       

                刘亦农于师院

                                         2012、11、21

   

  评论这张
 
阅读(545)|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