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yinong1945的博客

刘亦农的博客

 
 
 

日志

 
 

我的大哥  

2012-02-14 08:36:44|  分类: (原创)长久保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大哥

我的大哥比我大十六、七岁,他对我们家庭的贡献和对我的影响不比我父亲稍逊多少,老哥比父的说法是我深感真理就在俗语中。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大哥已外出谋生,我小时候对我大哥的了解是间接的,是由许多人说的一个一个故事组成的。听我母亲讲:大哥生于民国181929)年,那年百年大旱,是陕西的大年馑,哀鸿遍野,饿死人无数。遍地是水的我们赤水镇的水田全都旱干了,稻田都种了玉米。到冬天又遇酷寒,许多老树都冻死了。我大哥就是在饥荒之年,冰天雪地之时来到人间。那时我爷爷有肺病,见不得烟火,母亲不能烧炕,只好每天做饭时烧块石头,然后用布包上放在被窝里取暖,是石头救了大哥,给了我大哥最初的温热,所以母亲给他取名石头。但就是这块坚硬顽强的“石头”,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也还是过早的陨灭了!

一、 大哥的青少年时代

      我大哥曾在赤水农校读书,这个学校1970年代以前南门内有一大泉水,水量很大,形成一条又宽又大的渠水,由校园南边绕到校园西边,再绕到北边,最后注入赤水老火车站南的百亩莲塘。农校水多林密树木高大,鸟儿自然也多。一次大哥和几个伙伴上树掏喜鹊蛋,他已上到喜鹊窝附近,谁知一不小心从树上摔下,被一棵小树的枝叶一反弹,掉到树南的渠水中。当他带着满头满身的污泥浊水从渠里爬上来的时候,吓得不敢回家。不大功夫,听到小伙伴报告的我爷爷赶到现场,他问明情况并在树下沉思许久,即拖着我大哥回家换衣梳洗。爷爷说:“石头从那么高的树上掉下来,竟然毫发无损,没有老天保护,石头无论如何是保不住命的。”爷爷立刻上街,买来香表烛纸和一些供品,又拖着大哥来到树下,焚香烧纸上供并带头和大哥以及他的小伙伴们再三叩首,以跪拜神明的护佑。

       我见过我大哥保存了一、二十年的两件东西。一是他的初中作文本;一是他的一个手工作品----泥塑笔筒。他的作文一律毛笔字,工整秀丽,笔锋尔雅。以至后来他一生的书写,包括封封家书都是以毛笔书写为主。1950年代后他在青海省委宣传部工作期间,省委开大会写横幅写标语都是他干,后来省政府大院也请他去写字。大哥的文笔亦很好,他在作文上写国共抗战的议论文我至今还能记下几句。据我母亲讲:大哥的泥塑笔筒原是学校布置的手工作业。大哥事事认真,不干则已,干就要干好。他先从河里搬来胶泥,再把纸泡湿,和胶泥混合,用榔头细细的砸,然后揉摸拿捏成圆筒形的笔筒、阴干。再用小刀雕刻花纹,再上色彩。这个带彩色有雕刻的泥塑笔筒,我大哥是得了奖的,并在我家保存了120年。

       1946年大哥初中毕业,老师同学都看好他,大哥也信心十足地想上高中,可是家里再无力供他上学了。那时我们家还有12亩地(土改时划为中农),我母亲主张卖亩地,但我父亲认为一大家人要吃要喝,不敢卖。我大哥不愿务农,也为了逃婚(此话后文续说),他跑到西安找他一个姓杨的老师,先是给老师抱娃、做家务,后来由老师介绍入一家银号做学徒,直到19495月西安解放。

二、大哥的婚姻

      我大哥初中还未毕业时,家里因缺乏劳动力就给它娶了个媳妇,到我家后跟我姐姐云仙的名字改为云英。直到解放后我已记事的时候这个大嫂还在我们家,用我母亲的话说:“你云英姐(我一直称呼她为姐姐)听说顺事,家贫寒,能吃苦。我待她比你云仙姐都亲,可你大哥不爱她,我以为时间长了就好了,谁知……和你大哥没缘分,你云英姐命苦啊。”我大哥上初中时虽然结了婚,但他仍然在学校住宿,据我母亲讲:每到星期六,我奶奶坐在大门口,不让大哥到学校去,她说:“有媳妇了,不住家里让人笑话”。奶奶拉住大哥的胳膊,大哥强撑在哪里,以致奶奶流泪,大哥流泪。但最终还是大哥偷偷地走了……

      大约1951年前后,我大哥在青海搞土改。有一天,家里突然接到一封电报,说大哥在青海病故,让嫂嫂自行改嫁。父亲老泪纵横,奶奶和我母亲嫂嫂哭成一团,姐姐在院子放声大哭。这时我到后院去,突然看见一条蛇在院墙下匍匐不动地停在那儿,刚好我四叔父到来,他说:“这是石头的魂灵回来了。”然后让我抱了些柴草,他把蛇盖了起来。过了几天,父亲才想到:应向我大哥所在单位中央西北局画报社发函询问情况。不久即接到我大哥的一封亲笔信,说他将要返回西安,所问之事见面细说。

       之后,我母亲带着嫂嫂到西安见我大哥,据大哥讲:在青海和他一块搞土改的有个姓马的女大学生,他看上了我大哥,当知道大哥家里有妻室后,即瞒着大哥发了那个让嫂嫂改嫁的电报。我母亲给大哥说:“像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绝不能要!”大哥说:“现在‘工作队组织’已经知道此事,那个女的已受处分调离了。”

      我母亲和嫂嫂在西安住了几天,好像一切相安和顺,不料又一件大事发生了------哥哥嫂嫂偷偷办了离婚手续,我母亲知道后特别难受,她埋怨嫂嫂不听他的话,不该离婚。嫂嫂说:结婚这么多年了,这种有名无实的婚姻她也不愿维持了,离了大家都好。后来嫂嫂由西安直接回了她娘家,她的衣物日用品还是我父亲送到她家会东坊村的。

     大哥直到1954年才结婚,这个嫂嫂叫张俊清,四川成都人,1951年初中毕业。青海省委到成都招考女干部,不到16岁的嫂嫂也考上了。这批女干部基本上是十五、六二十岁左右的女娃娃。共400余人,分乘20多辆大卡车,由成都出发,欢歌笑语、浩浩荡荡地经陕西的宁强县,甘肃的徽县、兰州到达西宁,经短期培训后到民和县参加土改,后分配到青海省交通厅。在土改时她和我大哥已认识,工作分配后结婚。1956年有了大儿子。据我嫂嫂讲:现任陕西省委书记的赵乐际也是那时的孩子,我大哥住二楼,赵家住一楼,他们这些同命运的老同志眼看着这群孩子长大成人。

三、参加革命工作

      西安19495月解放,我大哥即入西北军政大学学习,学校校长是贺龙将军,大哥给我唱过他们的校歌,我记得一句大约是:“贺龙,贺龙,跟着贺龙……”。大哥说他们学校过的是军事生活:背着背包集合,坐在背包上听报告。大雨来了,报告的校长贺龙坐在雨中继续报告,学员也不许一人动一动。雨水从头上流下,从脚下流走……

     大哥1951年毕业分配到中央西北局画报社,随后到青海搞土改,搞了一期后准备返回西安,刚摆渡过了一条河时,碰见他在赤水中学上初中时的同班同学姚存京,姚是解放前的地下党员,已到青海省委组织部参与组建省委省政府。他告诉大哥说:不要回陕西了,就在青海省委工作吧。大哥同意后,他们二翻身又摆渡过河,大哥此后即到青海省委宣传部工作。

      1950年代后到60年代初,大哥在青海省委宣传部十几年的工作是顺利的、卓有成效的。记得1975年我到青海看望大哥时,他已被从省委赶出来到电视台工作,但仍住在省委东三楼。一次晚上散步时,大哥指着省委办公大楼对我说:“以前干部的工作热情那么高,个个人都有使不完的力气,几乎天天晚上大家大多都到办公室来,不是加班就是学习,整个办公大楼灯火辉煌。你看现在,大楼漆黑一片,谁还有热情工作?”文革时我母亲在青海看病时,大哥借过他老宣传部长仵人一笔数目不小的钱,直到大哥病故都未还完。一次仵人在西安养病时,大哥让我从家里带两只鸡送到仵的住处。仵人对大哥的评价极好,他说:“你大哥很能吃苦,特别能干,是难得的好干部啊!”

      大哥文化革命中受到冲击,挂牌、游街、蹲牛棚、打成反革命、两次跑回陕西老家,都被抓回,最后一铁扫帚把他们一批老省委干部扫出省委。他先到干校,再到电视台工作。大哥想不通,也怪他,那么多人能想通,为什么自己想不通?1976年大哥在北京开会,他还偷偷参加了清明节纪念周总理活动。之后发现胃癌,当他们这一批干部大多返回省委许多人得到重用的时候,他却于1977年年底病故于上海,享年48岁。

我的大哥
1949年我大哥参加西北军政大学时照片

                  四、好儿子,好大哥

        1963年我家住的草房快要倒塌,那时我正在上高中,大哥回到老家看到这种情况十分痛苦,他对我说:“我和你大姐筹一些资金,你休学一年吧!先把房盖起来。否则,一家人何以安身?”我从19631964年休学回家,我干活,哥哥姐姐寄钱盖了三间瓦房。我复学后从高65级留到高66级,这一级之差,使我当了10年农民,直到1977年恢复高考才考上大学。我母亲盖房后即病倒了,大哥把母亲接到青海休息了两个多月。1964年之后,大哥即每月给家里寄钱,包括我复学后的伙食费。

      1973年我母亲发现癌病,我告诉大哥时大哥在上海出差,他立即回电报说:他经渭南回青海时让我把母亲送到火车站,他接母亲到西宁治病。我背着母亲上火车时,大哥在车上流泪了。母亲在西宁住院半年多,每晚主要是哥哥陪床,而且大哥已开始举债为母亲看病,包括借他老部长仵人的钱。在医院、在他们单位,凡知道大哥情况的人无不称赞大哥的孝心孝行。1974年母亲病危回陕西时,大哥的身体已很虚弱了,但仍然冒着酷暑,跑来跑去和我在塬坡上为母亲选好了墓地。此后1977年大哥病故,1978年父亲病故也都葬埋在这个地方。四年半时间,我家去世三人,这是我家最晦暗最痛苦的一个时期,也是国家若明若暗的一个时期。1978年后我上大学尽管还极端困难,但毕竟快要走出困境了。

       大哥去世至今已35年了,我也6070岁的人了。我常常清夜扪心自问:没有大哥和姐姐寄钱盖房,我们家老房倒塌一家人将无处安身;没有大哥供养,我1962年考上高中后在国家和家庭那么困难的情况下决然无法完成学业;母亲病重时没有大哥的精心照料和举债看病,终生劳累千辛万苦的母亲便不可能那样安然离世……。这些我不应忘记。但大哥给我更多的是思想和精神的影响。大学毕业分配时,我依然选择留校而放弃去省教育厅,就是我想干些实事,不愿再到“权名利场”去;在我有点小权的时候,我没有接受过任何人的一分钱的现金,这是瞒不过天地鬼神的;我一生努力工作,努力教好学生,一切尽力了!……。想想这些,我也对得起大哥了!

我的大哥
我大哥1950年代在青海省委宣传部时照片
我的大哥
1977年我大哥在杭州治病时和我嫂嫂的合影,当年病故。
我的大哥
1950年代拍摄的我家老草房

我的大哥
      嫂嫂和我的家人去为父母和大哥上坟
我的大哥
    我和乡亲们招待从青海回陕为父母、大哥上坟的78岁的嫂嫂

 

                            2012/2/13

  评论这张
 
阅读(65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