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yinong1945的博客

刘亦农的博客

 
 
 

日志

 
 

艰苦的岁月 艰难的水利工程  

2017-03-27 07:58:21|  分类: (原创)长久保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艰苦的岁月  艰难的水利工程

一、引子:历代水利工程

      大禹治水开启了中国第一个夏王朝。据记载:大禹新婚仅三天,便出发治水,“居外十三年,过家门不入”。他躬亲劳苦,手执工具,与下民一起栉风沐雨,同洪水搏斗,竞至于形容憔悴,大腿没剩下多少肉,小腿上的汗毛都磨光了。天下万民,就是这样一位茹苦救世的圣人领导下战胜了特大水害

   自此之后,由于周秦汉唐的都城设在陕西关中,故关中的水利建设历来兴旺发达,在秦、汉、唐与近代四个时期都走在了中国水利发展的前列。秦郑国渠,“于是关中为沃野,无凶年,秦以富强,卒并诸侯”。郑国渠是唯一由间谍修成,“始以害秦而后利秦”的,两千余年沿用不间断的,令世人惊叹的工程;西六辅渠白公渠;兴修漕民国李仪祉设计建造八惠渠等等,这些工程无不为历朝历代万民称颂。

      “闻道秦人说八惠”,代代感念李仪址。泾阳县王桥镇90余亩地的李仪祉纪念馆,新社发《陕西为近代水利专家李仪祉塑像》的消息,以李仪祉生平事迹为题材的90余万字的长篇小说《陕西楞娃》《李仪祉传》的正式出版,笔者在汉中褒河边上,还看到人们为李仪址建庙塑像,把他当神一样敬礼膜拜。综上所述都使我无限感慨:古代水圣大禹和当代水圣李仪址都成神了,公道自在人心啊!

二、艰苦的岁月,艰难的桥峪水库工程。

       桥峪水库1969年年底正式开工,1973年完工,为了说明桥峪水库的建设情况,我先把与它相邻并一字排开的三个水库的修建作一对比介绍:最西边是沋河水库,1959年开工,1963年建成,那时农民正处于极端困难的饥寒时期,劳动工具也极为简陋,运土的架子车(平板车)不多,以筐抬担挑为主,应该说条件很差。但是,修这个水库时是潼关、华阴、华县、渭南四县合并的大县--渭南县领导,采用人海战术,农民工充足;沋河水库处于台塬之地,取土近而方便。沋河东边的箭峪水库和最东边的桥峪水库同年开工,箭峪的工程量可能还要小一些,但修箭峪水库的渭南县的人口比华县的人口几乎多一倍,财政状况也要好得多。这一带的最大水库当属涧峪水库,它是改革开放后修建的,全部机械化,工地一个农民工也看不到,大型机器轰鸣代替了人海战术。修建时我去看过两次,似乎不知不觉就建成了。

      我们现在再来说桥峪水库。当年华县一个小县建库,人少财困,完全依靠无偿农民工,春夏秋是农忙时期,工地只有少量的人干活,入冬后才大上劳。我当时是赤水大队(村)的团支部书记,曾两次被派往水库工地当大队民工的领工。大上劳时几万人一下涌到工地,吃住都十分困难。我们大队人少时2,30人,多时8,90人以至成百人,还要住在离工地10多里路的一个村子里,男女各住一个大窑洞,就地打草铺。我们赤水大队人多地少,大多数人粮食都不够吃,但上工地必须保证大家吃饱饭。一是我们用架子车拉土上坡下坡是重体力活,二是来的民工全是青年人。吃饱是最低要求,但要吃好,在当年艰苦的条件下就难上加难了。

      我记得我们为了省一点钱给大家改善伙食,派人到山里去打柴,谁知一个青年中了漆树毒。手上和腿上出满了红疹子,脸肿的失了形,眼鼻嘴几乎都不在原来的位置了,红肿且其痒无比。吃饭要人喂,只能一根一根面条向进吸,喝水也要用麦秆吸。那时医疗条件差,只能用当地老人的一些偏方来治,一星期后脸上身上脱了一层皮才慢慢好了。

       水库大上劳后人多三班倒,冬天大家最害怕的是零时班--即午夜12点到第二天早8点,大家把这个班叫鬼班。我们大队的人11点从驻地出发,走一个多小时到工地,三九寒天半夜山风呼啸,我们上班用架子车拉土,大包干,给每个大队有任务。架子车一男驾辕,一女拉偏套,满满一车土,下坡不由得小跑,上坡不出大力绝不行,所以我们许多人都是大汗淋漓,不要说棉衣湿透,我绑在腰间的布腰带都湿透了。如果坐下来休息一下,又会寒风刺骨,冻得浑身发抖。后来我当了教师,给学生讲这些情况,他们都不大相信。我说:清末民国以来的百年苦难使我们这个民族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干。不知道这些情况,如果只知享受,一个民族也会堕落的。

      桥峪水库大坝取土非常艰难,一是路远,二是在东西两边土山头上取土,那儿的土特别坚硬,铁镐刨不动,铁锨挖不动。必须打眼放炮,把土炸松后才能装车,满满一车土,先要下山,再要上坝,男男女女,都要出牛力气啊!

      大上劳时,万人会战,几百辆车一字排开,几条路24小时同时运转,挖土量非常大,打眼放炮几乎是不能停止的。放炮是危险的,自不待说,还有更多的危险。每次放大炮,炸开的松土堆好像小山头一样,成群结队的人在下面取土装车,松土极易塌陷,许多人就死在松土之下。另外,松土堆上还时不时的向下滚落石块,砸伤砸残人的事也是常有的。一次我在挖土时,一个茶缸那么大的石块从坡上滚下,砸在我的脚踝骨上,把一根主动脉血管塌断了,当时血流如注,我旁边一个又高又大的我们大队的人叫李有财(这个人现在还健在,80多岁了),他上来一手捂住我的伤口,一手抱起我向山下跑去,他大汗淋漓地跑到医疗所时,医生让他放手,他刚放手,血哗一下又流出来,医生赶紧缝了我的血管。我听说缝血管,即问医生:血管缝了血流怎么办?医生说:现在当务之急是止血,血流可以侧枝循环,旁边的血管代替它。我脚上的伤口至今还清晰可见,可在当时,充其量只能算作轻伤而已。

      严格地说:修建桥峪水库算不上太大的工程。但在当年艰苦的条件下,仅仅依靠人力,依靠简陋的工具,依靠困顿的财力,修建桥峪水库就成为十分艰难的大工程了,这是需要一点精神的。现在大家议论桥峪精神,我想有两点:一是献身精神:农民工背着自己的铺盖、自己的粮食和工具,到水库工地干重体力活,长年累月,政府不给一分钱,水库修成后受益的也只是极少数人。修建水库期间,有多少人致伤、致残、致死。但水库建设没有停步,这没有一点献身精神是绝对不行的。二是吃大苦耐大劳的精神,这不用多说了。

三、我在桥峪水库工地的逸闻趣事。

        1、我在水库工地学“绝活”的故事

       水库建坝上土主要靠履带拖拉机碾压,但边边角角还要靠石夯夯实,有一段时间我就带着我们大队的民工去打夯。所谓石夯:就是四边有四根长绳,一人一绳。石夯上有一木柱,一人扶木柱,发号令指挥周围四人,同时拉起绳子,把夯高高抬起,同时放下绳子,把夯重重打下。开始时我用大家常用的号子:“同志们哪,提起夯啊!加把油啊,拼命干啊,出大力啊,流大汗啊。在桥峪啊,修水库啊,为我家乡,百年计啊。代代人啊,浇农田啊......”。几遍喊下来,便觉得有点单调。于是我就开始乱编,看景说人,看人说事。既要调侃,又不可伤人。既要逗乐,又不可低级趣味等等。看似要求很高,其实不然。我们不是正式表演,随意性很大,说错了说不下去了也无所谓,越说越顺口,对我的锻炼也越大。如果桥峪水库再修10年,我再打10年夯,说不定我能赶上台湾演员凌峰和歌唱家邓丽君表演的脱口秀,笑得人肚子疼。

       桥峪水库刚开工的时候,只要按时上下班,干多干少一个样,吃大锅饭,工效极差。因而水库想搞大包干,给公社下达任务,公社细分到大队,大队细分到个人,即每个架子车每个班要拉多少车土,定任务。当时包产包干是要挨批判的,但水库拖不起啊,水库领导坚持搞了大包干,从而保证了工期的快速进展。

       因为大包干,每天下班前要丈量大队的土方,我去参加。公社来人丈量前,我先用跨步粗粗量一下,跨步量久了,我的跨步也就越来越准确,和米尺量的差不多了。我用的方法是:我左脚跨一小步,右脚再跨一小步,两小步合为一大步,刚好一米左右。我用调节大步的办法,使我的跨步日益准确,我的一大步几乎接近一米,丈量长短十分准确。许多人不相信,我当场表演,大家说:真是绝活啊,我说:行行出状元啊。

       2、说聊斋的故事。

      我父亲解放前是教书的先生,后来务农。每到农闲的时候,村里的老年人集合起来,坐在椅子上一边晒太阳,一边请我父亲念三国说三国,念聊斋说聊斋。我常常也在旁边听,后来我上了中学,就开始看聊斋,聊斋400多个故事我都熟悉。到桥峪水库后,大家除过劳动就是睡觉,生活十分单调。到了晚上,打打闹闹难以入睡。我想:我给大家说聊斋故事吧,每晚说两个,说完早早睡觉。

      刚开始的时候,每天晚上我坚持说两个故事,一是怕大家太累,影响第二天上工,二是我也怕我江郎才尽,时间不长没啥说了。谁知有一天,我讲完第二个故事,全窑洞静悄悄的,我说:这个故事还可以吧?无反应,我说:都睡着了,又无反应,我知道,真的都睡着了,大家太累了。

      后来,大家每晚仍然继续让我说聊斋。我也学聪明了,我讲着讲着突然停下来不做声,大家问:为什么突然不讲了,我说我怕你们瞌睡了,他们说不会不会。我说:发生几次了,全窑洞的人都睡了,我一人在那里说故事,我傻了啊。大家哄堂大笑,我仍然继续讲完。

       1977年恢复高考,我上了大学。我们宿舍八个人,大家让我说聊斋,一个故事接一个故事,说到四五个故事的时候,我也是讲着讲着突然停下来不做声。谁知大家齐声问道:怎么不讲了。我讲了在桥峪水库,4,50人都睡着了我还在讲聊斋的故事,大家笑着说:干体力活的人睡眠快而香甜,令人羡慕。我们读书人失眠的多,入睡困难啊。

 

                                        渭南师院刘亦农       

                                               2017、3、25

  评论这张
 
阅读(427)|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